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只在门外看根本就是隔靴搔痒能发现什么问题?”独孤皇后看着隋文帝杨坚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慌,你在那边的石狮子旁坐一下,我去叫门,真善伪善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看着独孤皇后在石狮脚下坐好,隋文帝杨坚的气势一变,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走向晋王府那斑驳的木门,轻轻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吱呀一声,陈旧的大门打开了,一个五十出头身穿藏青色土布衣服的老头走了出来,看到杨坚一愣,和气的问道:“这位老哥敲门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杨坚对着老头拱了拱手说道:“我和老伴是北街的商户,岁数大了路过这里走不动了,想进去讨杯水喝,不知能否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看门的老者其实也不是寻常之人,他是杨广的一个谋士许雨青,此时被杨广特意安排在这里等着隋文帝的,他见过杨坚和独孤皇后的画像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您这话说得就见外了,出门在外谁没个难事的时候,快快请进,我家主人最是好客,请带着夫人去内堂稍作休息一下------”

    许雨青热情有礼的招呼着杨坚和独孤皇后。

    杨坚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能进门,他微微犹豫了一下,隐晦的冲着独孤皇后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多年来形成的默契让独孤皇后马上明白了杨坚的心思,她淡笑着说道:“我的脚扭了行走不方便,就不进去了,你给我端点水来喝喝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脚扭了就更应该进来休息了,我这就去招呼人把你抬进来。”许雨青说道。

    杨坚对许雨青的表现很满意,客气的说道:“那倒不用,我扶着她就可以了,你在前面带路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能帮衬就帮衬一下,老人家您先别着急,我马上叫人来抬您。”说完许雨青一路小碎步跑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杨坚看着许雨青远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这老头腿脚还挺利索-----”

    独孤皇后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人家常年干活的人身体能不好嘛,你要是天天这么迎来送往,身体比他还得好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许雨青带着四个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府里的这顶轿子也太寒酸了,是给下人用的吧?”独孤皇后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许雨青说道。

    许雨青露出一丝委屈说道:“我们晋王府比不得你们商户人家,钱少,这顶小轿是我家王妃日常在府内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王妃出去坐这顶轿子也不怕被人笑话?”独孤皇后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出门时再在外面罩个好看点的套子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主人这日子过得真是精细-----”

    许雨青一副忠仆的模样维护着晋王道:“我家王爷只是对自己苛责了一些,对我们这些下人却是极好的,很少训斥我们,吃喝也不难为我们----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见见你家主人了,不知道他现在何处?是否方便?”杨坚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王爷此时正在书房读书不便打扰,再有一刻钟的功夫他要去后院习武,到那时我帮你们问问,看看王爷是否得闲招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许雨青一边走一边念叨着晋王的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