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接着隋文帝杨坚又说道:“寡人私下里认为这个元帅之位还是让自己儿子来做最为放心。”

    杨坚和独孤商量起国家大事忘记了旁边的元氏,这让她心焦不已,忍不住唤道:“父皇------母后------”

    好容易把独孤皇后的注意力转移了,不想元氏又来搅局,这让隋文帝杨坚非常不耐,他冷言道:“男人做事都是有所思量的,你以后少管太子的闲事------”

    这话独孤皇后不爱听,她一拍桌子道:“睍地伐这个不肖之子整日里沉迷酒色,你不思匡正却来责备太子妃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“男人哪有不爱花的-----”杨坚偏袒道。

    独孤皇后双眉一挑道:“这么说你也有这份心思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,哪有,寡人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吗?”杨坚慌忙撇清自己,接着他有说道:“老夫老妻的了,你喝这个干醋做什么也不怕被睍地伐媳妇笑话。”

    杨坚的话带着些许的宠溺,好像一对老夫妻无事闲拌嘴一般,这让独孤皇后心里的火气散了些。看了一眼元氏说道:“你的事情,本宫和你父皇都已经知晓了,如何处理我们再思量一下,你且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元氏已经看出隋文帝杨坚的偏袒之意,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,她微微叹了口气,躬身行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望着元氏远去的背影,独孤皇后意有所指的长吁一口气道:“这元氏也是个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就别再多操这个心了。”杨坚安慰道。

    接着他又说道:“那个元帅人选的事情,你帮寡人拿个主意,到底哪个儿子适合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依本宫看,哪个儿子都不适合。”独孤皇后赌气道。

    杨坚正色道:“独孤-----你怎么可以把个人感情掺杂到国事之中呢?”

    杨坚的话让独孤皇后一滞,略微想了一下之后说道:“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不如皇上陪本宫去各个王爷府走一遭,看看他们都在做些什么,再做决断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,你我二人乔装改扮一番,来个微服私访如何?”

    独孤皇后被杨坚的话勾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皇上,皇后一副老翁老妪的模样走出了皇宫,晋王杨广在他们乔装改扮走出皇宫的那一刻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太监王毅派人快马加鞭赶到了晋王府。

    “快----快------,速报你家王爷,就说宫里有急事要报。”传话太监张铁柱慌慌张张敲着府门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管家刘成验过印信,知道此事耽误不得,一路小跑带着传话太监向着后院跑去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觉得你们府大,没想到绕过内墙,里面别有乾坤啊。”传话太监一边走一边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可不能乱说,传将出去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管家刘成提醒道。

    刘成带着传话太监进入内堂的时候,晋王杨广正搂着几名嫔妾嬉戏。情正酣,意正浓,美女正临风。

    看到神色慌张的刘成,晋王杨广大为不悦道:“进来不知道通传一下?本王的美人也是你等能随便看的?不怕本王挖了你们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