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杨义臣点了点头:“乔钟葵刚才的表现确实很夸张,作为一个统帅三军的将领,头脑冷静是第一要素,不可能为了自己那点私情,哭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的意思是他想借交换战俘来探查我军虚实?”虞墨想了一下之后问道。

    杨义臣点了点头:“他确实有这个想法,你注意过他带来的那名侍卫没有?乔钟葵愤怒也好,伤心也罢,他都没有上前劝说一句,非常冷静地站在营帐外面,四下打量着我们军营的布防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点,虞墨猛然想起来乔钟葵确实曾带了一名侍卫进营,只是那人出了客帐之后一直都像个隐形人似的在外面站着,一直不声不响地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那名侍卫站在帐外没有跟任何人接触,也没见他去过别的地方,应该看不出什么来吧。”有副将想了一下之后说道。杨义臣摇了摇头:“你们啊,空有蛮力没有头脑,真是比人家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将士中有不服气的人,皱眉道:“将军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!”

    “不服气跟我出去看看,你们便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话不多言,杨义臣带头走出中军帐,率众来到客帐门口,在刚才那名侍卫站着的地方停住了脚步:“虞墨,你过来站到这里,四下打量一遍,说说有什么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遵令!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非常不解,虞墨还是老老实实过去站到了指定的位置上。他默默想了一下模仿着那名侍卫的动作举目四望,起初面色还算平静,很快他的眼底露出丝恍然,接着叫了声:“哎呀不好!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叫道:“将军,咱们兵马数量和实力也许已经被他查了个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还有人不解。

    虞墨驳斥道:“怎么不可能?从这里往北能看到我们的粮草大营,往西能看到士兵们的训练场地。”

    众将士被他这么一提醒,马上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-----这可如何是好?”有将领心里着急了。

    杨义臣面色如常,淡笑着问道:“你们可还记得我昨晚安排你们今早要做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昨夜将军安排末将今早率兵从东门进从西门出,首尾相接不断奔跑。”一将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骑兵也是如此-----”

    “步兵首位相接不断奔突,骑兵在旁边左右策应,你们能想到些什么?”杨义臣询问道。

    有人恍然道:“哦,我明白了,将军根本不是在让我们训练,只是为了制造一个假象,一个迷惑乔将军的假象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一个假象,一个让乔钟葵误以为杨义臣的援兵在源源不断地赶过来的假象。

    众将士心里的担忧刚刚放下,又有人叹气道:“可是我们的粮草大营还是被人发现了,他们若是夜袭的话,我们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乌鸦嘴------”有人暗骂道。

    杨义臣笑了笑,道:“这倒不妨事,一会儿多派些人手帮助粮草大营加速撤离,同时在粮草大营原址搭个架子,表面铺上茅草,做出我们粮草充足的样子,地上设好陷阱,让他来袭好了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